当前位置: 澳门搏彩公司网站 > 保险资讯 > 正文

银行年末

时间:2020-03-20 19:22来源:保险资讯
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原标题:银行年末“拉存款”氛围平淡,内部考核强调日均 “感觉今年年末揽储的氛围没以前那么高了。”华东某城商行相关人

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银行年末。原标题:银行年末“拉存款”氛围平淡,内部考核强调日均  “感觉今年年末揽储的氛围没以前那么高了。”华东某城商行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现在时点性的突击比较少,但拉存款压力还是有的,可以说,一年365日天天在拉存款。”  记者采访了解到,不少业内人士都有这样的感受。以往每逢年末,常有揽储趣闻出现,比如某某行送了哪些产品,某某行的利率有多高,颇有一番“百家争鸣”的气势。而到了今年,尽管也有个别地方农商行祭出“存一万送一斤猪肉”的大礼,但更多机构则相对淡定。  这种态度转变的背后是银行内部考核方式的变化,即弱化了对月末、季末、年末存款冲时点的要求,更侧重“日均量”这一指标,强调平时多下功夫。与此同时,为了增加客户粘性,在综合化竞争越发激烈的背景下,更多银行将客户资产配置作为主要发力点,做大做全金融资产,而非仅仅是揽储。  存款考核更看“日均”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访沪上多家银行网点,鲜少看到以往常出现的大额存单宣传板,多个网点稍显空旷,仅有个别人办理柜台业务。当被问及存款情况时,一家国有大行分支行的大堂经理告诉记者,“目前支行年内存款指标基本完成了,已在准备来年的‘开门红’。”但也有另一家国有大行支行业务人员说,“今年我们支行的存款基本没救了,打算一放到底,争取来年再拉上来。”  尽管各家银行的存款完成进度不同,但第一财经了解到,多数人的感受是,行内对年末揽储的重视度有所消退。“现在时点考核多是作为参考了,还是日均更加重要些。”前述业务人员说,“也就是要一直拉存款,毕竟中收很难做上去,拉存款还容易点。具体看的话,年末算是一个重要节点,但一般一年的存款任务在第一季度就会完成很多,年底只是再冲刺一下。”  前述城商行人士也对记者说,目前行内对存款的考核更侧重“日均量”,相较此前更为合理,也是行业趋势。“另外,银行在设计一些爆款产品的时候,通常会锁定一些时间节点,比如到年末后,季末后等,这样就不用再做时点性的冲击了。”他说道。  事实上,在去年6月,银保监会就曾发布《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对商业银行月末存款偏离度监管指标进行了调整,日均指标考核加强,抑制银行年末冲时点。  《通知》提出,商业银行应完善薪酬管理制度,改进绩效考评体系,加强存款的基础性工作,强化存款日均贡献考评,从根源上约束存款“冲时点”行为;要求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也不得设定以存款市场份额、排名或同业比较为要求的考评指标,分支机构不得层层加码提高考评标准及相关指标要求。  除了存款偏离度的考核调整外,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还对第一财经称,对结构性存款的严监管也可能是今年揽储较为“冷静”的一个原因。  近日,作为保本理财替代品的结构性存款,随着10月份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逐步得到规范;同时,该通知中对准备金及资本计提以及杠杆率和流动性指标的测算方式的要求也使得银行通过“假结构”等方式高息揽储的成本进一步提高,徐承远表示此类产品规模将下降。  另外,今年央行通过多次降准、下调MLF、OMO利率等方式加强逆周期调节,使得市场整体流动性保持在合理充裕水平,于银行而言,存款需求没有去年同期高。  就银行本身来说,年末揽储的“冷淡”也反映了银行经营理念的转变。“感觉今年最大的变化在于,银行在个人业务的考核方面,存款比重在下降,相对弱化,而是转而看重客户资产配置,比如理财、基金、保险等。”前述城商行人士称。这代表着,“临时抱佛脚”式的努力将不被提倡,银行更看重与客户间的深度绑定,未来银行业的竞争也将趋向综合化。  负债压力将长期持续  尽管“冲时点”现象正在减少,但并不代表着银行负债端的压力不在,2018年以来,银行存款增速持续低于贷款增速,多位业内人士的观点是,在理财净值化转型、同业负债进一步规范的背景下,银行面临的负债端压力将长期持续,且不同类型银行面临的负债压力正加剧分化。  这在存款产品上也有直观体现,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统计,2019年11月,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多数期限上升,3个月期、6个月期、1年期、2年期存款平均利率分别环比上涨0.2BP、0.2BP、0.3BP、0.1BP,3年期存款平均利率维持不变,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环比下跌0.6BP。  融360分析师刘银平分析称,自7月份以来,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就呈现出下行趋势,尤其是10月份降幅较大,主要是因为流动性持续宽松;11月大部分期限存款利率上调,为近5个月以来首次上涨,虽然上调幅度不大,但也释放出一种信号,临近年底银行负债端压力上升,在存款利率调整方面较为谨慎。  徐承远也对第一财经表示,在当期经济背景下,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仍有下行压力,叠加表外理财转表内,银行资本消耗较大,负债端面临挑战;但同时,2019年以来,监管机构持续加强逆周期调整,央行多次降准释放流动性,为银行提供较为稳定的资金,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其负债端压力。  分类型看,11月数据中,农商行各期限存款利率均排名首位,城商行和大型国有银行存款利率整体不相上下,股份制银行各期限存款利率均大幅低于其他类银行。其中,汉口银行、湖北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天津农商银行等存款利率一直相对较高。  从排名中可以看到,目前大型商业银行依靠其在网点、人才、技术、投研、客户基础等方面的优势,揽储压力相对较小;而中小行受经营区域限制、自身产品研发能力较弱、且同业负债受限等因素影响,揽储难度增加,负债成本提高。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中小行正创新存款产品,以吸引更多客户。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告诉记者,未来银行间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剧。她称,从上半年来看,无论是存款规模、内部结构,还是存款成本,大行尽管在数据的绝对值上依然有明显优势,但从增速边际变化分析,与股份行的差距确有收敛的迹象,而且极有可能是一个长期缓慢趋势。一方面,存款增速持续放缓趋势下,各家银行甚至部分大行纷纷喊出了“存款立行”的口号,进一步推升存款竞争的压力;另一方面,同质化严重的银行并没有形成有强壁垒、强粘性支撑的存款优势。但随着部分银行准确响应市场需求,客户的金融服务需求不断提升,一些银行将脱颖而出。

编辑:保险资讯 本文来源:银行年末

关键词: